全本小说 > 重生浪潮之巅 > 第九四六章 好处没捞到,反惹一身腥

第九四六章 好处没捞到,反惹一身腥

  吴茂才默不作声的看着马昀,显然一点给马昀捧场的意思都没有。

  跟马昀打了这么长时间交道,他怎么会不知道马昀有多么蔫坏,说个不好听的,整个擎天高层,甚至连分公司那些Q3、Q4级别的副总都给算上,就没有一个人能坏的过马昀的。

  就不说自从跟着九爷之后,马昀的种种表现了,就单单说马昀从一个高考考了三次,数学还考一分的学渣,后来竟然能变成杭城学联主席,又留校任教,荣获杭城十大青年教师这事,就可以看出马昀究竟有多少的心机。

  见吴茂才没上钩,马昀悻悻的砸吧砸吧嘴,这世道真是不好混了,连吴茂才都变聪明了。

  “其实这事要怪的话,也只能怪你自己。”马昀念头一动,指着吴茂才,语不惊死人不休说道。

  吴茂才眉头微皱,一脸质疑的看着马昀,他怎么觉得马昀现在跟镇上赶集,碰到的算命先生一样,一张嘴就是你有血光之灾,性命之忧。

  “真的,这问题就是出在你自己身上,你想想看,你在公司是什么身份?”

  也不在意吴茂才的态度,马昀继续指点迷津道。

  “董事长秘书啊,还能是什么身份?”吴茂才毫不客气的说道。

  他怎么觉得马昀这丑厮越说越没谱了,他什么身份,马昀不知道啊,净说点废话。

  吴茂才这话,顿时将马昀给噎了个半死,他刚才还觉得吴茂才变得聪明一点了,这可好,两句话没说,就又显了原型。

  这诱导式教育用在吴茂才身上,简直就是在对牛弹琴,鸡同鸭讲,白费口舌。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那我问你,在咱们公司董事长秘书是不是就你一个?独一无二,所以压根没有别的人可以当做参照物。”马昀直接了当的说道。

  听马昀说他是独一无二,吴茂才原本布满阴霾的脸色,瞬间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意思,嘴角不由自主的就朝着两边扯去,化作一轮初七的月牙。

  “没办法,谁让九爷就只信任我一个,把事情交给别人,他不放心。”吴茂才眉开眼笑的说道。

  闻言,马昀本来挂着淡淡浅笑的脸色,瞬间有些凝固了,他是这么个意思吗?

  吴茂才也太不要脸了,照他这意思,合着他们这些人都是不被方总信任的!

  而且吴茂才这个董事长秘书怎么得来的,别人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不清楚。

  要不是怕把吴茂才放出去会给自己惹祸,但又没办法不管吴茂才,方总吃饱了撑的,把吴茂才给放到身边,跟栓在裤腰带上,整日带着。

  可他偏偏还没法反驳。

  他估计,他要是反驳的话,吴茂才在恼羞成怒之下,非把他的脸给抓花了不可,毕竟在吴茂才心中,最引以为傲,也是最为重要的,就是他跟方总的亲近。

  再者,吴茂才整日跟着方总,也是公司里唯一一个跟方总有血缘关系的人,这么说也算是有点道理,不算过分。

  然而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打算把吴茂才给得罪死,正所谓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就是这么个道理。

  得罪其他人,哪怕是沈伟、别列佐夫斯基都无所谓,大家再次见面,虽然有可能心里想着的是捅对方一刀,但脸上绝对是笑眯眯的,而且还有缓和的机会。

  但吴茂才这种人,可是真敢拿刀子捅他的。

  想到这,他突然觉得有些郁闷,他本该是调戏完吴茂才,然后再在吴茂才感激的目光下,挥一挥衣袖得意而去的,怎么会突然落到现在这种进退维谷,随时可能里外不是人的境地。

  没办法,谁让吴茂才不爱用常理出牌,脑路清奇。

  都怪吴茂才!

  “既然你是独一无二,没有参照物的,那行政部给你定级别的话,肯定是没办法定的,那就只能按你另一个职务来定了。”马昀说道。

  他已经将之前打的那些小算盘全部推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吴茂才这事给搞定,他是不再继续掺和了。

  别什么好处没捞到,反而在惹一身腥。

  “你是说监察室副主任?”吴茂才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

  虽说他是监察室副主任吧,但监察室那边,他基本上是都不管的,全部由王五负责,他唯一干的事情,就是每周把王五交上来的工作报告,亲手交给九爷。

  当然了,要是王五那边碰到紧急情况,需要立马报告给九爷,他这个副主任,自然也是责无旁贷的。

  “你觉得呢?首先说监察室,毕竟只是小霸王下面的一个部门,那按照公司规定,分公司部门部长是Q5,那你这个副主任可不就是Q6了。”

  “好像还真是这么个意思。“吴茂才若有所悟的说道。

  而且听马昀刚才话里的意思,合着他这级别不是方总给定的,而是行政部。

  下一瞬,吴茂才忍不住笑了起来,这Q6不是九爷给他定的就行,他这两天之所以这么伤心,无非就是觉得九爷忽视了他,没把他这么长时间的功劳跟苦劳放在眼中。

  越想他就越觉得,真相就是如此。

  九爷一直明鉴秋毫,而且这么看重,在乎他,怎么可能就给他这么低的级别。

  从九爷差不多有一个月没踢他屁股事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明证。

  不过,前两天,他因为老段在当擎天总裁这事磨磨唧唧,扭扭捏捏的,发了几句牢骚,让九爷给踹了一脚。

  这知道的人是知道,九爷让老段去当擎天总裁,这不是知道的,还以为九爷这是让老段上刀山下火海。

  不过,这一脚应该不算吧,他当时躲得快,没让九爷踹到,这没踹到的,那就不应该算。

  任谁挨了这么些年踹,也能养成本能的条件反射。

  想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吴茂才怎么还是觉得心里有点发虚。

  等了一分多钟,见吴茂才依旧还是一幅神游物外,不知道魂在哪的模样,并且丝毫没有继续配合他的意思,马昀只得硬着头皮说道:“而等回头,方总在总公司建立监察室,那你不就顺顺利利的升任为总公司监察室副主任了,级别最少是Q4。”

  “那挺好的。”

  吴茂才哼唧了这一声,就再次沉浸在自己的那一方小世界中,在他看来Q4虽然好,但搞明白全公司这么多人中,九爷是不是跟他最亲近,最在乎他才是最重要的。

  见吴茂才这完全心不在焉的,马昀强忍着心中的抓狂,拉着张英扭头就走了。

  他真是越想越气,他气吴茂才,更气自己。

  他没事来撩拨吴茂才这夯货干嘛,真是闲的没事干了,什么消息都没打听出来不说,还白费了这么长时间的口舌。

  看吴茂才这样,压根就没有半点感谢他指点迷津的意思。

  “行了,也是当副总裁,总经理的人了,简直跟个小孩子似的。”

  到了电梯里,见左右没人,张英眼睛一眯,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马昀并没有做声,只是哼唧了两声。

  他就是觉得亏得慌,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

  “不过,我到是觉得挺好,有种回到几年前的感觉,那时候你就是跟吴茂才斗来斗去的,哪能知道有今天这么大的造化。”张英挽着马昀的胳膊,看着电梯的天花板,喃喃自语道。

  “是啊,我也没想到方总能把事业做到这么个地步,更没想到我竟然也能有现在风光。”

  见妻子这般模样,马昀的声调和眼神也不由柔和了起来。

  “但我还是觉得几年前卖核桃那时候的感觉更好,虽然每天苦点累点,但开心啊,而且最起码每天都能见到你。”张英说道。

  听出妻子话语中的幽怨之意,马昀不由有些愧疚的将手从张英的怀抱中抽出,反手紧紧抱住张英歉然道:“这几年,辛苦你了。”

  说到这,马昀话音一顿,扭过来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张英,郑重其事的说道:“要不,你辞职吧,来俄罗斯。”

  张英不由愣住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马昀。

  “我现在一年不算各种奖金的话,也有二百万年薪,而且今年做的也不错,按照方总的脾性,应该在明年会再涨一次工资,所以还是能够养得起你,除非说方总哪天突然不让我干这个中俄贸易公司总经理了,但方总这人仁义,只要我不作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他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唯一要委屈你的就是,让你把这么多年的工作给丢了不说,还要跟我跑到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但如果你想继续当老师的话,也无所谓,虽然我跟莫斯科的大学领导们不熟,但别列佐夫斯基肯定熟,我跟他说一声,肯定能让你继续当老师。”

  马昀现在如同机关枪似的,叽里咕噜的说了这么长一大段话。

  这些话他其实已经在心里想了好久,但就是一直没个恰当的机会说出来而已。

  “你不在家,我还要照顾爸爸,而且我又不会俄语,你让我去俄罗斯教什么。”张英有些慌乱的说道。

  她跟马昀谈了不到三年恋爱,毕业后就结了婚,可以说是正浓情蜜意,亲亲我我的时候,马昀却义无反顾的跟着方辰去俄罗斯闯荡了,要说她不想跟马昀在一起,那自然是假话,但她真的没有做好这心理准备。

  “教英语啊,现在俄罗斯在叶利钦的带领下,一直朝着西方世界积极靠拢,正是缺乏英语老师的时候,至于学习俄语就更不是问题了,我相信你的语言天赋。至于说照顾爸爸,爸爸现在还没有退休,还是比较年轻,没到需要我们照顾的时候,而且相比于被你照顾,爸爸更希望能再抱一个大胖孙子才是,你要是不去俄罗斯,他去哪有大胖孙子抱。”马昀振振有词的说道。

  “你个不正经的,在公司瞎说什么!”

  本来还在思考自己去俄罗斯继续当老师的可行性,哪知道马昀后面竟然拐到生孩子上面,张英瞬间闹了个大红脸,使劲掐了马昀一下,还依旧觉得不解气。

  “这不是在电梯里,没人吗,再说了,孟子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夫妻两人讨论人伦大事,再天经地义不过了,反正家里的事情,你不要管了,毕竟还有我哥我妹在。”

  马昀心中也发了狠,当他不想晚上搂着老婆睡觉啊,只是这几年太忙顾不上,而且觉得让张英跟着他也跑到千里之外,于心不忍罢了。

  但看现在这情况,短则三年五载,长的话十年八年,他大概是没长时间回国的希望了,这要是再不想办法把张英弄过来,他岂不是要当活鳏夫不可。

  “咱们怎么能把责任全部丢给大哥和小妹。”

  话虽是这么说的,但张英的眼中全是犹豫不决,飘忽不定,显然上面这句话只是个托词而已,实则还是因为事情来的太意外,她没想好而已。

  “反正他们是一家人,我是捡来的,让他们多照顾照顾也是应该的。”马昀浑不在意的笑着说道。

  听了这话,再瞅了一眼,马昀这张虽然看了这么多年,但还依旧觉得怪异的脸,张英顿时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

  见状,马昀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过说来也奇怪,爸爸长的是仪表堂堂,浓眉大眼,母亲是评弹演员,更是一幅江南女子秀气温婉的模样,甚至就连他哥哥和他妹妹长得都很好,但就他长得十分与众不同。

  每次,一家五口在一起照相,照相馆的师傅总觉得他不是亲生,是捡来的。

  但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丑,顶多就是古怪一点而已,是上帝给了他一张独特的脸,更没什么好自卑的。

  甚至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是帅哥,就剩下他丑一点,那也挺好的。

  那时候,他就变成最漂亮的了。

  “是,你是世界第一男人,你长得是最帅的,而且你还要浩浩荡荡的带着Grandma,进入白宫。”张英捂着嘴,噗嗤噗嗤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