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黑历史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黑历史

  不过贾诩也不得不承认,楚毅当真是有识人之能一般,那郭嘉看上去更多的像是一个醉生梦死的酒鬼,这要是换做一般人的话,可能根本就不会相信这么一个酒鬼竟然会是一名大才。

  然而楚毅却是那般厚待对方,一副笃定对方谋略无上的模样,同样将之提升为其帐下文书。

  同郭嘉相处的过程当中,贾诩却是能够感受到对方那满腹的才华,论及谋略的话,就是贾诩都忍不住为之惊叹。

  老老实实的缩在人群当中的贾诩浑然没有注意到楚毅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就在这时,楚毅向着贾诩道:“文和,你且来说说看。”

  贾诩闻言不由的抬头向着楚毅看去,正好看到楚毅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而四周一众将领也都一副好奇的模样向他看过来。

  心中忍不住为之苦笑,平日里贾诩保持足够的低调,在楚毅手下也没有同什么人走的太近,所以说别看贾诩身为楚毅文书,大家对于贾诩还真的没有多少了解。

  至多就是知道贾诩乃是西凉军中一名被俘的官吏,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得了楚毅的青睐,竟然被楚毅提报到了近前,做了一名亲近文书。

  现在楚毅开口,众人自然是要听一听贾诩如何说。

  如果说贾诩所言没有什么内容的话,那么大家自然也就不会将其放在心上,毕竟众人对于楚毅还是有所了解的,楚毅一向爱才,但是并不意味着楚毅会任人唯亲,如果说没有足够的能力的话,想要得到楚毅的重用却是不大可能。

  贾诩只看楚毅一眼就知道自己一直以来藏拙的小心思可能被楚毅给看穿了,而这会儿就是楚毅在逼着他暴露自身的能力。

  深吸一口气,贾诩心中有了决断,顿时挺直了胸膛,随着贾诩挺直胸膛,身上的的气质却是油然大变。

  如果说贾诩先前显得很是没有存在感的话,那么现在却是气质大变,一下子成了众人的中心一般。

  那一股卓尔不群的气度绝非是一般文士身上所能够拥有的,单单是这气质上的变化就让众人心中一动,满是期待的看着贾诩。

  贾诩缓缓开口道:“袁绍身负袁氏之遗泽,登高一呼,天下影从,各路诸侯齐聚,其中自然是龙蛇混杂,诸如王匡之流自然算不得什么,然则各路诸侯也并非皆是无能之辈,所以还请侯爷小心应对才是。”

  吕布眯着眼睛,扫了贾诩一眼道:“哦,既然先生这么说,那么你且给吕某说一说看,这天下诸侯,究竟有那些能够让侯爷小心应对的,是他丁原呢,还是袁绍这手下败将呢?”

  看得出吕布非常之骄傲,他可不认为这各路诸侯当中有哪一位可以让他们小心应对的。

  贾诩微微一笑,捋着胡须看了吕布一眼,对于吕布的反应,贾诩一点也没有着恼,反倒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吕布道:“奉先将军武力无双,天下间能够与之相媲美者可谓寥寥,然则这天下间还是有人可为侯爷之敌的。”

  黄忠等人听得贾诩这么说,也都看着贾诩,毕竟看贾诩那一副笃定的模样,显然贾诩并非是在说笑。

  再看楚毅,一脸笑意的看着贾诩,丝毫没有因为贾诩的话而着恼,既然连楚毅都没有开口说什么,他们自然也想听听贾诩口中所谓的大敌究竟是何方神圣。

  贾诩将众人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神色之间满是正容道:“以某观之,江东猛虎孙坚、幽州公孙瓒、西凉马腾几人皆非易于之辈,若然单独一路的话,自是没有什么威胁,可是如果联合各路诸侯的话,形成合势,只怕稍有应对不佳,便有大败之忧。”

  十几路诸侯,在贾诩眼中,虽然不敢说尽皆是土鸡瓦狗之辈,可是能够让他稍稍多看一眼却也寥寥无几。

  如果说不是楚毅眼中流露出来的笑意让他觉得不对,他才不会开口呢,当然在贾诩看来,他这么说,却是有夸大的意思在其中,不过却也是想要给楚毅提醒一下。

  毕竟在贾诩看来,眼下楚毅手下的一众将领几乎全部都没有将袁绍所号召而来的各路诸侯放在心上,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好的苗头。

  虽然不敢说骄兵必败,但是对方关闭竟是十几路诸侯,数十万大军,如果说上上下下皆是一副不将对方放在眼中的模样,贾诩觉得自己怕是又要考虑怎么跑路自保了。

  哪怕是楚毅麾下有黄忠、吕布这般的猛将,若然连对手都不够重视的话,贾诩敢说,真交手的话,楚毅必败。

  对于楚毅的心思,贾诩琢磨不透,不过贾诩却也借机夸大诸侯的威胁,希望能够点醒一众人,好歹楚毅待他不薄,若是有可能的话,他也不想再换一个东家不是吗。

  毕竟乱军之中,刀剑无眼,就算是他再如何的擅长自保,也不敢保证自己每次都能够顺顺利利,平安的换一个主上啊。

  众人听了贾诩的一番话,有人露出不屑之色,有人则是露出深思之色,像吕布自负武力,浑然不将天下人放在眼中,至于说贾诩所提到的孙坚、公孙瓒、马腾等人,自然是不被吕布放在心上。

  但是如徐晃、张辽几名将领却是微微露出了凝重之色。

  站在楚毅身边显得非常低调的曹操不禁抬头向着贾诩看了过来,眼中忍不住泛起几分讶异之色。

  显然曹操没有想到贾诩竟然会以这种方式来点醒楚毅手下一众将领。

  曹操相信楚毅一定能够察觉到麾下一众将领那种盲目自信的态度,要说吧,身为将领,自信无敌自然是好事,可是如果说盲目自信的话,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曹操都打算着寻个机会开口,看看是不是能够将诸侯联军的实力尽可能的夸大一些,至少也要让一部分将领重视起来。

  只是曹操没有想到,楚毅不久之前才收拢的一名文书,竟然有这般的见识,愣是抢了他的活计。

  深深地看了贾诩一眼,对于贾诩的反应,楚毅显然非常的满意,贾诩此人虽然说擅长自保,但是却也机会揣摩上意,能够做到该低调的时候低调,该高调的时候高调。

  如果说此番贾诩再不拿出点本事的话,那么楚毅可就真的要敲打贾诩一番了,好歹也要让对方知道,他的那点伪装已经被其看破。

  目光扫过一众将领,楚毅自然是将一众将领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微微一笑道:“诚如文和所言,正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各路诸侯虽然大多皆是乌合之众,但是却也有一些英雄人物的,本候可不希望诸位到时候因为太过大意而败于敌手甚至因此而丢了性命。”

  说到这里,楚毅脸上的笑容敛去,一脸的郑重之色,就算是反应迟钝如吕布也知道楚毅不是在说笑,而是真的在提醒他们。

  随着王匡的到来,紧接着一路一路的诸侯到来,几乎每天都有新的诸侯率军前来,而驻扎在虎牢关之外的诸侯联军的规模也是一日比一日的壮大,站在城墙之上远远望去,下方早已经是连绵一片的营盘。

  十几万大军齐聚,其他不说,单单是所驻扎的营盘之大就占地十几里方圆,当真是一眼望去,全都是林立的营盘。

  这尚且只是一部分先行抵达的诸侯,随后还有路程遥远的诸侯还在赶来的路上,诸如西凉马腾、幽州公孙瓒等诸侯尚未抵达。

  自前番吕布出城冲阵被颜良、文丑借助军阵所阻,双方似乎默契的保持着对峙的状态。

  楚毅也没有急着出城同诸侯联军一战,而联军一方则是巴不得楚毅不针对他们呢,毕竟每过一日,他们的实力可能就会有所增长,反正袁绍、丁原等人是打定了主意,所有诸侯没有到齐之日,他们是不准备有所动作的。

  就在这种氛围之下,城下的联军终于等来了最后一支相迎号召的诸侯。

  西凉马腾率领着数千精锐骑兵而来,汇入诸侯联军当中。

  十几路诸侯齐聚于虎牢关之外,此时看去,数十万联军营盘练成了一片,黑压压的一片。

  数十万大军,哪怕是其中大多都是乌合之众,可是总有一些精锐存在,单单是如此之多的大军汇聚在一起,那种声势都极其惊人。

  此刻楚毅正带了一众将领立于城墙之上遥遥看着下方那一支支的诸侯队伍,在众人眼中,数十万大军汇聚在一起,可是从这些兵马所呈现出来的煞气来看,大多数都是乌合之众,但是也有几支诸侯兵马堪称精锐,煞气凝实,一看便可以知晓皆非等闲之辈。

  而这几支诸侯队伍表现如此不俗,对应其旗号,恰恰就是先前贾诩所点出的西凉马腾、幽州公孙瓒、长沙太守孙坚几人。

  像张辽、高览、徐晃等将领则是一脸钦佩的看向贾诩,至于说太史慈、吕布几人虽然说稍稍露出几分凝重来,但是眼中的不屑已然存在。

  这会儿曹操向着楚毅道:“侯爷,至今日天下但凡相迎袁本初号召之各路诸侯尽皆到达,以某观之,只怕近两日,诸侯联军便会有攻城之举。”

  一旁的吕布闻言不禁白了曹操一眼,带着几分嘲讽道:“曹孟德,你这不是废话吗,他们这么多人千里迢迢而来,可不是来看风景的,这一天天的人吃马嚼,那吃的可都是粮草,现在人都到齐了,要是不赶紧攻城,他们就不怕什么时候粮秣就供应不上了。”

  对于曹操的嘲讽,曹操没有开口,但是做为曹操的兄弟,曹洪却是冲着吕布道:“吕布,你也不想一想,对方缺那点粮秣吗,别的不说,冀州刺史韩馥可谓是财大气粗,就是提供数十万大军半年的消耗那都不是什么问题,联军根本就不缺少粮秣。”

  曹洪这一开口,吕布破有些挂不住颜面,冷哼一声道:“反正曹孟德尽说废话,吕某也知道袁绍他们这两日肯定会攻城。”

  曹操不禁一脸的苦笑,他是以理判断,而吕布根本就是觉得理所当然,但是对于吕布,曹操却又不知道如何说。

  好在这会儿楚毅摆了摆手,制止了吕布看着下方的联军道:“本候却是不想随了他们的心意。”

  说着楚毅看了一众人一眼道:“谁人愿意下去替本候叫阵,好叫这些贼子知晓这大汉天下并非是他们想要怎样便怎样的。”

  不等其他人有所反应,吕布一脸昂扬的战意,喝道:“吕某愿往。”

  结果刚张口想要请命的甘宁、太史慈几人被吕布这一嗓子给吼的只能闭上了嘴巴,论及修为,他们的确是差了吕布一筹,论及反应能力又不如吕布,被吕布抢了先,只能一脸羡慕的看着吕布提着画戟,蹬蹬下了城楼。

  厚重的城门缓缓开启,吕布身披甲胄,手执画戟,胯下赤兔马如同一道火焰一般冲出,随后则是一队精锐骑兵呼啸而出。

  联军之中,正在招待西凉马腾的一众诸侯这会儿齐聚一堂,好不热闹。

  毕竟这些时日,每当有一名诸侯前来,袁绍等人便会设宴款待,众诸侯齐聚一堂,喝着美酒,骂着楚毅,当真是痛快淋漓。

  这会儿马腾举杯向着袁绍以及一众诸侯道:“诸侯,我马寿成此番前来只为铲除楚贼,还大汉天下以朗朗乾坤,纵然身死沙场亦与诸公共勉!”

  袁绍当先举杯道:“好,寿成将军当真不愧是伏波将军之后人,一颗忠心,可昭日月。”

  不过一众诸侯当中,诸如孔融、张超、韩馥等人皆是露出几分不屑之色,谁不知道他马腾的黑历史啊。

  当年马腾与韩遂等人

  毕竟这些时日,每当有一名诸侯前来,袁绍等人便会设宴款待,众诸侯齐聚一堂,喝着美酒,骂着楚毅,当真是痛快淋漓。

  这会儿马腾举杯向着袁绍以及一众诸侯道:“诸侯,我马寿成此番前来只为铲除楚贼,还大汉天下以朗朗乾坤,纵然身死沙场亦与诸公共勉!”

  袁绍当先举杯道:“好,寿成将军当真不愧是伏波将军之后人,一颗忠心,可昭日月。”

  不过一众诸侯当中,诸如孔融、张超、韩馥等人皆是露出几分不屑之色,谁不知道他马腾的黑历史啊。

  当年马腾与韩遂等人毕竟这些时日,每当有一名诸侯前来,袁绍等人便会设宴款待,众诸侯齐聚一堂,喝着美酒,骂着楚毅,当真是痛快淋漓。

  这会儿马腾举杯向着袁绍以及一众诸侯道:“诸侯,我马寿成此番前来只为铲除楚贼,还大汉天下以朗朗乾坤,纵然身死沙场亦与诸公共勉!”

  【如有重复,稍后刷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