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自完美世界开始 > 939 险些沦为复读机的佛祖……烙印

939 险些沦为复读机的佛祖……烙印

  砰!

  一声声权柄断裂的声响回荡在所有天庭仙神的耳畔,祂们露出茫然,心中惶惶不安,力量的源泉徒然消散一空,法力不再源源不绝,与正常生灵没区别,只能吐纳外界能量。

  “封神榜的联系断开了……”

  “自由了!”

  一位明眸皓齿的女子察觉到变动,露出明艳的笑容。

  祂趁机让真灵遁出封神榜,逃离了万古的束缚。

  与一身修为大多依赖于封神榜的仙神不同,祂是灵宝天尊的弟子,更是一位大神通者,虽然法体因挑衅元始天尊从而被打碎了,但本质却并没有降低,仍然是造化。

  上榜后的无数年,虽然展露出的力量受限于封神榜,哪怕再怎么苦修也无法提升一丁点,与当初侥幸,得到高等神位敕封的凡人没区别,可是在今日,就能看出祂与那些得封神位的凡人的不同了。

  “师尊……”

  看着骑着青牛的灵宝天尊,明眸女子心绪复杂,遁向东海三霄岛。

  在三霄之一离开天庭之时,一声声惨叫不绝于耳,回荡在九重天。

  “啊!”

  有人凄惨的哀嚎,化为了光与火,坠落向了真实界,神体在燃烧,让天空染上绚烂的光彩。

  这是一位心有异念的仙神,他没有得到林阳的通知,在惶惶不安中死去了,和许多仙神共同形成星落如雨之景。

  林阳双眸古井无波,看着一众仙神的坠落之地。

  在日后,那里名葬神沙漠,他当初前往鱼海,寻找如来神掌总纲之时,曾经路过那里。

  在一位位仙神化为光与火,坠向真实界之时,林阳的视线逐渐转移了,看向了庇护真实界不受彼岸之战波及的虚影。

  人首蛇身,是妖之皇,人之祖。

  也曾有名,女娲。

  正是祂留下的布置,才让诸天万界幸免于难,没有被在众位彼岸者碰撞中产生的漫天彩雷与紫焰毁灭。

  也只有与天庭相关的那些,受到这一战波及,却也被女娲降低了本质,让彩雷与紫焰不至于毁灭无关之物。

  和背对真实界大地,双臂展开呈现怀抱诸天之态的女娲虚影对视良久,看着虚影双眸空洞无神,林阳也就失去了研究的心思,对方的‘真身’,此刻还在九重天最上层没有离去呢。

  而且虚影在九重天之外,他想干涉也办不到,虽然他也能踏出九重天,可是失去加持之后,就要独自面对时光长河的排斥了,不再是现在这种过去未来同体的状态。

  这只是其次,更多在于,成为伪彼岸之后再离开九重天,会引发不详,知道如此多秘密的时候,很可能也被某些彼岸视为阻碍物。

  也许祂们之前还不清楚天帝权柄所成就的九重天伪彼岸,与九幽伪彼岸的不同之处,可是在林阳晋升的同时,必然能猜测出几分。

  过往历史中没有属于林阳自己的烙印,怎么可能瞒得住,就算只是伪彼岸,却也可以回溯到九重天、九幽诞生的时候,籍此自然不难推断出,林阳此时的情况。

  正当此时,一声叹息遥遥的传开:

  “不假外物。”

  元始天尊开口了,在‘击杀’天帝后,祂也看到了被天帝小心藏起的建木之果,最后却失望了。

  天帝或许认为,支撑诸天万界的建木,所孕育出的果实,有让人超脱之机,可是在元始天尊这位最古老的彼岸者眼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硬要说的话,建木之果只相当于不完整的纪元循环之力,就算真的籍此让自身的道果雏形成熟,恐怕到了最后也只是不伦不类,也许强于最古老者,可是距离用完整的纪元循环之力催熟的道果,必然有极大差距。

  到了现在的境地,一丁点的差距都是不可忽视的,譬如古老者与最古老者之间,差距也只是一点点。

  可是……

  如果不是本纪元是末劫,毁掉上个纪元也无法影响现在,任何一位最古老者理论中都有能力,杀掉所有非古老者。

  只要不被别的最古老者阻拦,直接爆掉时光根源,那么所有无法回溯到时光根源的彼岸者,自然也都会消逝。

  就如封神末期,灵宝天尊想要做的那件事,重炼地水风火,让一切都重新演化。

  一点点的差距,就有如此了,更不要说是极大的差距了。

  身为天生彼岸,开天辟地第一尊,元始天尊怎么可能会重视建木之果。

  林阳看着历史中的一幕再次出现,一位位彼岸相继离去,没有谁有半点的留恋,最终只有佛祖留下。

  祂刚想要摘下建木之果,忽然的转过了头,看向正在缓缓坠向玉皇山的凌霄殿,曾经所在的位置。

  “天帝?”

  佛祖轻咦道。

  被祂们联手击杀的天帝,怎么可能在这里?

  就算为了维持纪元不灭,给天帝留了口气,天帝也不可能在天庭坠落的此时,重新回到最上层。

  面对佛祖的举动,林阳没有感觉到意外。

  虽然此时不是当前节点,佛祖也处在了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一个纪元也只有一次干涉诸天万界的机会,可是过往种种,依旧有灵智,会根据自身过往行为,根据不同变化提炼出应对之法,只是比起苦海生灵来说,比较死板罢了。

  “天帝?”

  佛祖轻疑道。

  眼见林阳没有回应,佛祖再次重复了一遍,语气、神态与之前没有任何差别。

  彼岸半超脱了时光长河,所以时光长河用来维持历史进程的彼岸烙印,也相对‘智障’,只能铭刻下彼岸者一部分的行为,形成烙印。

  林阳都怀疑,如果他还没有反应,佛祖烙印会一直循环这一句话,一直到祂该离开九重天最上层的时候。

  这也是‘天帝出现在最上层’这件事对佛祖冲击太大,否则要是非彼岸之事,佛祖烙印早就以别的办法应对。

  看着佛祖烙印快要成为复读机,林阳想到佛祖还在默默注视着诸天万界之事,珍惜一纪元一次的出手机会,他也不敢太过无理。

  在佛祖烙印即将再次开口之时,林阳的话语传了出来。

  “天帝是我,你……也是我。”

  他声音传出的刹那,刚刚抵达这个时间点的无上真佛,也踏入了九重天最上层。

  之前林阳会关注九重天外的事情,也只是为了给佛门之身在时光长河中指引方向,让佛门之身不至于或早、或晚的来到此时,徒增变数。

  虽然离开九重天就不是伪彼岸了,可是‘视线’也是具备一定的力量的,给无上真佛点亮道标,自然再容易不过。

  “天帝是你?我也是你?”

  看着林阳,看着无上真佛,佛祖淡金的脸庞上,逐渐有了一丝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