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1627崛起南海 > 第2227章

第2227章

  海汉在今年联合福建方面发动针对平户藩的跨海远征,最主要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要剿灭躲藏在该地区的十八芝残余势力。

  平户藩再怎么能折腾,终究也只是偏居日本一隅的地方豪强罢了,而一直阴魂不散给海汉制造麻烦的十八芝余党,才是让海汉忌惮到必须要对该地区实施军事打击的真正原因。

  十八芝与海汉国以及福建许氏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根本不可能得到化解,而被迫远走日本的十八芝余党一直没有放弃对海汉实施报复的打算,发生在各地的一系列涉枪事件就已经充分证明,十八芝试图在平户东山再起,并且串通了各地的反海汉势力制造麻烦,海汉当然不可能坐视这种于己不利的局面继续发展下去。

  今年海汉对平户发起的征伐行动除掉了高洪福、卢元龙、韦志、温建义等藏身当地的十八芝头目,收获可谓颇丰。只是其中的关键人物,田川介及其义子田川七左卫门却都侥幸脱逃,还是让这次行动留下了后患。

  而田川介再次现身平户,必然会让距离平户最近的海汉统治区舟山受到影响。石迪文不可能对这么重要的消息装聋作哑,但目前除了尽快派出人手前往当地搜集更多的信息,似乎暂时也没有其他手段可用了。

  石迪文身为地方大员,虽然军政大权在握,但遇到这种事也没有独立决定出兵的权力,必须要先将情况上报到三亚,由执委会和国防部共同决议是否需要动用军事手段来应对。

  在舟山的参谋部会议结束之后,石迪文便向三亚发回电报,详细告知了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并向执委会请示下一步的应对措施。

  “石迪文的关注点不对啊!”

  在三亚胜利堡内,陶东来在看过了石迪文发回的电文内容之后,对坐在自己对面的颜楚杰说道:“舟山跟平户之间隔着一千六百里,有东海舰队和一个步兵营长期驻扎,哪里用得着担心平户那帮人还能翻得起什么浪花!难不成我们为了一个田川介,还要再搞一次跨海东征?”

  颜楚杰道:“从军事实力上来说,平户藩目前的确已经不值得让我们大动干戈了。老陶你认为这件事目前需要关注的是什么?”

  “平户藩的兵工厂,以及他们手中所掌握的兵工技术。”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在今年联合福建方面发动针对平户藩的跨海远征,最主要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要剿灭躲藏在该地区的十八芝残余势力。

  平户藩再怎么能折腾,终究也只是偏居日本一隅的地方豪强罢了,而一直阴魂不散给海汉制造麻烦的十八芝余党,才是让海汉忌惮到必须要对该地区实施军事打击的真正原因。

  十八芝与海汉国以及福建许氏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根本不可能得到化解,而被迫远走日本的十八芝余党一直没有放弃对海汉实施报复的打算,发生在各地的一系列涉枪事件就已经充分证明,十八芝试图在平户东山再起,并且串通了各地的反海汉势力制造麻烦,海汉当然不可能坐视这种于己不利的局面继续发展下去。

  今年海汉对平户发起的征伐行动除掉了高洪福、卢元龙、韦志、温建义等藏身当地的十八芝头目,收获可谓颇丰。只是其中的关键人物,田川介及其义子田川七左卫门却都侥幸脱逃,还是让这次行动留下了后患。

  而田川介再次现身平户,必然会让距离平户最近的海汉统治区舟山受到影响。石迪文不可能对这么重要的消息装聋作哑,但目前除了尽快派出人手前往当地搜集更多的信息,似乎暂时也没有其他手段可用了。

  石迪文身为地方大员,虽然军政大权在握,但遇到这种事也没有独立决定出兵的权力,必须要先将情况上报到三亚,由执委会和国防部共同决议是否需要动用军事手段来应对。

  在舟山的参谋部会议结束之后,石迪文便向三亚发回电报,详细告知了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并向执委会请示下一步的应对措施。

  “石迪文的关注点不对啊!”

  在三亚胜利堡内,陶东来在看过了石迪文发回的电文内容之后,对坐在自己对面的颜楚杰说道:“舟山跟平户之间隔着一千六百里,有东海舰队和一个步兵营长期驻扎,哪里用得着担心平户那帮人还能翻得起什么浪花!难不成我们为了一个田川介,还要再搞一次跨海东征?”

  颜楚杰道:“从军事实力上来说,平户藩目前的确已经不值得让我们大动干戈了。老陶你认为这件事目前需要关注的是什么?”

  “平户藩的兵工厂,以及他们手中所掌握的兵工技术。”

  海汉在今年联合福建方面发动针对平户藩的跨海远征,最主要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要剿灭躲藏在该地区的十八芝残余势力。

  平户藩再怎么能折腾,终究也只是偏居日本一隅的地方豪强罢了,而一直阴魂不散给海汉制造麻烦的十八芝余党,才是让海汉忌惮到必须要对该地区实施军事打击的真正原因。

  十八芝与海汉国以及福建许氏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根本不可能得到化解,而被迫远走日本的十八芝余党一直没有放弃对海汉实施报复的打算,发生在各地的一系列涉枪事件就已经充分证明,十八芝试图在平户东山再起,并且串通了各地的反海汉势力制造麻烦,海汉当然不可能坐视这种于己不利的局面继续发展下去。

  今年海汉对平户发起的征伐行动除掉了高洪福、卢元龙、韦志、温建义等藏身当地的十八芝头目,收获可谓颇丰。只是其中的关键人物,田川介及其义子田川七左卫门却都侥幸脱逃,还是让这次行动留下了后患。

  而田川介再次现身平户,必然会让距离平户最近的海汉统治区舟山受到影响。石迪文不可能对这么重要的消息装聋作哑,但目前除了尽快派出人手前往当地搜集更多的信息,似乎暂时也没有其他手段可用了。

  石迪文身为地方大员,虽然军政大权在握,但遇到这种事也没有独立决定出兵的权力,必须要先将情况上报到三亚,由执委会和国防部共同决议是否需要动用军事手段来应对。

  在舟山的参谋部会议结束之后,石迪文便向三亚发回电报,详细告知了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并向执委会请示下一步的应对措施。

  “石迪文的关注点不对啊!”

  在三亚胜利堡内,陶东来在看过了石迪文发回的电文内容之后,对坐在自己对面的颜楚杰说道:“舟山跟平户之间隔着一千六百里,有东海舰队和一个步兵营长期驻扎,哪里用得着担心平户那帮人还能翻得起什么浪花!难不成我们为了一个田川介,还要再搞一次跨海东征?”

  颜楚杰道:“从军事实力上来说,平户藩目前的确已经不值得让我们大动干戈了。老陶你认为这件事目前需要关注的是什么?”

  “平户藩的兵工厂,以及他们手中所掌握的兵工技术。”

  海汉在今年联合福建方面发动针对平户藩的跨海远征,最主要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要剿灭躲藏在该地区的十八芝残余势力。

  平户藩再怎么能折腾,终究也只是偏居日本一隅的地方豪强罢了,而一直阴魂不散给海汉制造麻烦的十八芝余党,才是让海汉忌惮到必须要对该地区实施军事打击的真正原因。

  十八芝与海汉国以及福建许氏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根本不可能得到化解,而被迫远走日本的十八芝余党一直没有放弃对海汉实施报复的打算,发生在各地的一系列涉枪事件就已经充分证明,十八芝试图在平户东山再起,并且串通了各地的反海汉势力制造麻烦,海汉当然不可能坐视这种于己不利的局面继续发展下去。

  今年海汉对平户发起的征伐行动除掉了高洪福、卢元龙、韦志、温建义等藏身当地的十八芝头目,收获可谓颇丰。只是其中的关键人物,田川介及其义子田川七左卫门却都侥幸脱逃,还是让这次行动留下了后患。

  而田川介再次现身平户,必然会让距离平户最近的海汉统治区舟山受到影响。石迪文不可能对这么重要的消息装聋作哑,但目前除了尽快派出人手前往当地搜集更多的信息,似乎暂时也没有其他手段可用了。

  石迪文身为地方大员,虽然军政大权在握,但遇到这种事也没有独立决定出兵的权力,必须要先将情况上报到三亚,由执委会和国防部共同决议是否需要动用军事手段来应对。

  在舟山的参谋部会议结束之后,石迪文便向三亚发回电报,详细告知了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并向执委会请示下一步的应对措施。

  “石迪文的关注点不对啊!”

  在三亚胜利堡内,陶东来在看过了石迪文发回的电文内容之后,对坐在自己对面的颜楚杰说道:“舟山跟平户之间隔着一千六百里,有东海舰队和一个步兵营长期驻扎,哪里用得着担心平户那帮人还能翻得起什么浪花!难不成我们为了一个田川介,还要再搞一次跨海东征?”

  颜楚杰道:“从军事实力上来说,平户藩目前的确已经不值得让我们大动干戈了。老陶你认为这件事目前需要关注的是什么?”

  “平户藩的兵工厂,以及他们手中所掌握的兵工技术。”

  海汉在今年联合福建方面发动针对平户藩的跨海远征,最主要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要剿灭躲藏在该地区的十八芝残余势力。

  平户藩再怎么能折腾,终究也只是偏居日本一隅的地方豪强罢了,而一直阴魂不散给海汉制造麻烦的十八芝余党,才是让海汉忌惮到必须要对该地区实施军事打击的真正原因。

  十八芝与海汉国以及福建许氏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根本不可能得到化解,而被迫远走日本的十八芝余党一直没有放弃对海汉实施报复的打算,发生在各地的一系列涉枪事件就已经充分证明,十八芝试图在平户东山再起,并且串通了各地的反海汉势力制造麻烦,海汉当然不可能坐视这种于己不利的局面继续发展下去。

  今年海汉对平户发起的征伐行动除掉了高洪福、卢元龙、韦志、温建义等藏身当地的十八芝头目,收获可谓颇丰。只是其中的关键人物,田川介及其义子田川七左卫门却都侥幸脱逃,还是让这次行动留下了后患。

  而田川介再次现身平户,必然会让距离平户最近的海汉统治区舟山受到影响。石迪文不可能对这么重要的消息装聋作哑,但目前除了尽快派出人手前往当地搜集更多的信息,似乎暂时也没有其他手段可用了。

  石迪文身为地方大员,虽然军政大权在握,但遇到这种事也没有独立决定出兵的权力,必须要先将情况上报到三亚,由执委会和国防部共同决议是否需要动用军事手段来应对。

  在舟山的参谋部会议结束之后,石迪文便向三亚发回电报,详细告知了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并向执委会请示下一步的应对措施。

  “石迪文的关注点不对啊!”

  在三亚胜利堡内,陶东来在看过了石迪文发回的电文内容之后,对坐在自己对面的颜楚杰说道:“舟山跟平户之间隔着一千六百里,有东海舰队和一个步兵营长期驻扎,哪里用得着担心平户那帮人还能翻得起什么浪花!难不成我们为了一个田川介,还要再搞一次跨海东征?”

  颜楚杰道:“从军事实力上来说,平户藩目前的确已经不值得让我们大动干戈了。老陶你认为这件事目前需要关注的是什么?”

  “平户藩的兵工厂,以及他们手中所掌握的兵工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