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七二八章 孽徒

第七二八章 孽徒

  他独自一人在遗体前,神情寡淡,波澜不惊,絮絮叨叨着。

  “陛下。”门口传来姜玄的声音。

  昆一看了眼没吭声,姜玄遂领着庆善又进来了。

  庆善近前禀报道:“陛下,神狱那边传来消息,张道广拦截霸王的过程中被杀。”

  昆一哼了声,“堂堂荡魔宫就没一人能挡住他吗?”

  庆善:“折欢传来了交手的画面,霸王在神狱无人能挡的原因似乎找到了。”他扔出一只法器,弹出了一道光幕。

  光幕画面里播放的正是霸王巨灵神突围的过程,见到那突然变大的巨剑,昆一眉头跳了跳。

  交手的过程其实很短暂,播放完后,昆一亲自动手操控着重播,待画面出现了那把变大的巨剑,昆一将画面停住,目光盯在了巨剑上,神情略显凝重。

  良久后,嘴里冒出两个字,“参天!”

  姜玄和庆善略怔,有点没听懂是什么意思。

  昆一解释道:“前朝时期,我在厄虚麾下听命,曾在他手上用来搜寻遗宝的一份图册上见过。此剑乃先天神剑,剑名参天,上古大神‘枢’的神兵利器。三月境诸神大战,枢陨落在了神狱,神剑下落不明,都以为打斗时遗落往了茫茫星空,毕竟不少神器皆散落在了星空深处再无踪迹,如今看来,一直就在神狱,看来林渊此往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寻找此物。”说罢偏头看向了静躺的杨真。

  又冒出一件先天神器?姜玄与庆善面面相觑,明显惊讶。

  姜玄也看向了杨真遗体上的伤口,“如此说来,杨真就是死在了这神剑之下?”

  昆一盯着杨真安静的面庞,“他死前的行为很蹊跷,为何要单独行动?看来他是别有企图,他事先应该知道了些什么。”

  庆善:“陛下的意思是,杨真知道林渊在寻宝却秘而不宣?”

  昆一哼了声,“究竟怎么回事,恐怕只要他自己最清楚,人已经死了,秘密已经带走了,再追究也没了意义。”

  姜玄:“神剑不会是从外面带进去的?”

  昆一斜了她一眼,“倘若之前就在神狱之外,化妖池为何不用?木难应该不知道神剑的存在,否则林渊在神狱困了这么久,他不会不出手相救,不会坐视神剑落在我们手上,林渊应该隐瞒了神剑的事。”

  姜玄沉吟,“你或是我,亲自去神狱走一趟?”

  “接连损兵折将,这风头有点不对,你我还是在这里镇守,以不变应万变,谨防有诈。”昆一摇了摇头,又看向了庆善,“通知两位天王来一趟,也该他们出点力了。”

  “是。”庆善应下。

  昆一又补了一句:“杨真等人被杀的消息放出去,就说是霸王干的。”

  “这…”庆善犹豫了一下,不得不提醒,“陛下,荡魔宫针对的就是反贼,二爷几乎就代表着荡魔宫,这个时候公开二爷被反贼杀了,是不是有些不妥?待到把霸王给解决了,再公开也不迟。”

  昆一就简短一句,“我知道,暂不要提及神剑。”

  见他心里有数,庆善也就不再多言,快步离开安排去了。

  见昆一目光又盯在了光幕里的神剑上,姜玄试着问了句,“放出杨真被杀的消息,是想让木难知道?”

  昆一:“林渊杀了杨真,应该不知道木难和杨真的关系。木难隐瞒了,林渊又隐瞒了神剑的事,这两人有点意思。若是让木难知道自己儿子被林渊杀了,不知木难会是什么反应?”

  姜玄:“他会见死不救,还是报仇?”

  昆一:“那就让那些前朝余孽都知道,木难为了自己儿子对霸王见死不救,若是杀了霸王,那岂不是更有趣?”

  姜玄懂了,这是要让前朝余孽内部出现内乱,又道:“若救了呢?”

  昆一:“那就让林渊知道自己杀了木难的儿子,我倒要看看他自己担不担心。”

  姜玄终于明白了这位为何知道木难手上有玉女梭,也依然放任杨真和林渊斗个你死我活,不管是杨真死了,还是林渊死了,都要在前朝余孽内部制造一场内乱,让其无暇在这个关头继续和天武、浮幽联手……

  仙宫内,李如烟被康煞拦住了。

  李如烟立刻转身,走向了僻静处,康煞并不肯罢休,又快步过去拦住了他。

  两人四目相对,康煞咬着牙,似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才一字一句问出:“你是陛下安插在二爷身边的内奸?”

  李如烟默了默,道:“都是自己人,哪来的什么内奸。”

  康煞:“我只问你是不是?”

  李如烟深吸了一口气,“是。”

  康煞怒了,一把揪住了他衣襟,悲愤道:“五哥,为什么?为什么要出卖我们?”

  “出卖?”李如烟一把推开了他,神色苦楚道:“当陛下找到我的时候,你认为我有的选择吗?你难道不知道二爷的处境?若不能让陛下放心,若不能让陛下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你以为荡魔宫的兵权能一直把持在二爷的手里?你知道二爷失去了这些的下场是什么吗?

  你以为陛下不知道二爷养寇自重的事?之所以大事化小,是因为都在陛下的掌控中,一切都是陛下默许的,陛下默许了二爷采取养寇自重的方式自保!我没有出卖二爷和大家,我只是换了一种形式保护大家。你以为二爷当年第一次被贬还能复出是怎么回事?我若拒绝,大家会是什么下场?换了是你,你怎么办?”

  怎么办?康煞一个大男人泪流满面地看着他,眼前就已经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如烟一把扯了他衣襟拉近了,低声道:“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我讲不清是怎么回事,但神狱给我的感觉不对,感觉陛下在有意制造一个漩涡,你不要再进去了。我若不能活着回来,你要好好活着,你要帮我们好好活着,陛下答应了我,会保你平安。我也留了后手,倘若陛下食言,自然有人会把一切秘密给公开,陛下会心知肚明的。老七,你要好好活着,我们总得有个人要好好活着。”说罢一把推开了他,转身大步离去。

  康煞泪眼婆娑在那。

  他未得允许是回不了神狱的……

  两位天王,左天王居星和右天王东印联袂抵达了停尸的楼堂内。

  两人拜见昆一夫妇后,昆一挥手示意他们自己看看。

  见到杨真等人的尸体,二人皆大吃一惊,问怎么回事,昆一示意了庆善把情况说了说。

  之后,昆一又让两人观看了霸王巨灵神突围的视频画面,两人立马看出了那支黑色巨剑的不寻常。

  “这是…”居星惊疑询问。

  昆一:“先天神剑,上古大神‘枢’的神兵利器,应该是遗落在了神狱,被这家伙给得到了。如今这厮手持先天神器横冲直撞,肆意妄为,让我损兵折将,实在可恶。连杨真也死在了他的手上,影响极其恶劣,需尽快解决,不知二位天王可愿出手降魔?”

  两人相视一眼,懂了,叫他们两个来原来是为了这个。

  东印试着问道:“陛下的意思让我们两个一起出手?”

  昆一:“让两位天王一起出手确实有点小题大做,但也是为了万无一失,更是为了速战速决,实在是不宜再死伤过大了。你们应该能看出来,他还需抱着巨剑胡砍乱劈,证明他的修为还不足以完全驾驭这件先天神器,还不能发挥这神剑的真正威力。本座许诺二位天王,谁诛此贼,这件先天神剑便归谁,权当赏功!”

  两位天王顿目闪异色,皆蠢蠢欲动的看了看对方,居星拱手客套道:“既已将魔头给困住了,将其铲除,我二人理当出力,当不得如此厚赏。”

  昆一抬手打住,“就这么定了,谁诛灭了贼子拿到了神剑,便是谁的。”

  既然非要这么客气,两位天王只好盛情难却的领命了。

  待庆善送了两位天王离去,姜玄淡淡问道:“现在这种主杀戮的先天神器可是找不到了,你真就这样给他们?”

  “多事之秋,诡异连连,若不是担心有诈,你我需坐镇戒备,这事也用不着他们出手。”昆一慢慢负手,平静道:“人进了神狱,什么时候让他们出来,需要看他们自己的表现,他们会懂的。”

  姜玄若有所思,微微颔首,明白了……

  山庄内,躺椅上的张列辰忽瞪大了双眼,痴痴呆呆地躺那一动不动。

  关荷娘把打探到的林渊在神狱内杀了杨真等人的情况说了遍后,忍不住嘀咕,“这家伙搞什么鬼,这个时候了竟然还往神狱里钻,难道就因为想除掉自己的死对头不成?”

  张列辰忽喃喃道:“林渊杀了杨真,消息能确定吗?”

  关荷娘:“应该不会有误,尸体送往荡魔宫时,我们的人风闻消息亲自去确认了。”

  张列辰脸上闪过惨然,缓缓闭目。

  关荷娘感觉这位的状态有些异常,提醒道:“你那件宝物既然能进入被封印的魔界带我们出来,是不是也能进神狱把那小子也给捞出来?若行的话,怕是要尽快了,否则仙庭必然要穷尽手段瓮中捉鳖,我怕他撑不了太久。”

  张列辰呵呵又呵呵,睁开的双眼中闪过浓浓的幽怨,冷笑连连地拍着躺椅扶手,“孽徒啊孽徒,长本事了,连我的话也不听了,既然是翅膀硬了,那就让他自己去飞吧,与我何干?我教出了一个孽徒…”说罢缓缓闭目,脸颊不时紧绷。